2012 记学

2013-07-16 09:40 本站原创 本站编辑 次阅读

2012记学

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魏涛

20123月,张冲甫律师告诉我,他在南开大学读哲学专业时的老师、博士生导师周德丰先生这学期给研究生讲中国近代思想史,有意找两名有工作经历、喜欢读书的人一道与研究生上课,这样有助于沟通交流,改进教学效果。我与张律相尚以书,业余都喜淘书阅读和交流,我就答应了。上课的地点在南大范孙楼,时间是周三晚七时到九时。

一直忙在都市城区、楼宇、单位、交通等钢筋水泥、噪音、拥挤、污染和评是论非之中的执业律师,欣然决定忙中偷闲,听课读书,似乎有些离谱,但当进入南大校园,扑面而来的春色绿意、朝气蓬勃的面孔和或矫健或轻盈身形,我的倦疲和些微的自满就被迅速地消解和剥离了。学然后知不足……

之后,每到周三需我接送上学的儿子,就随邻居小朋友叮当妈妈的车往东回家,我则驱车向西去南大上课。到校驻车后,先上“大学之道美膳广场”吃晚饭,说是广场。实为一栋四层楼,每层中间是就餐的桌椅,周边都是东西南北各地菜肴,远比笔者19851989年在古都西安西北政法读书时吃得丰盛。同学们熙熙攘攘购餐用饭,还能看见不少外国留学生也来享用中餐:“水—饺”“麻—辣—烫”。说不好,吃得好,舌尖上的中国呀。我买了一张有注册商标的餐卡,卡上印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还有,“食者性也。”大学,大在文化气息的弥漫吧。

赭红色的范孙楼环境整洁,上课时间也感静谧。我们学习的方式是先阅读预习周教授的著作和他推荐的经典论文,如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研究院庞朴先生的《文化结构与近代中国》、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郭齐勇先生的《孙中山的文化思想述评》、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宋志明的《现代中国哲学的主要问题》等计有十二篇之多。上课时,重点文章由每位同学先后逐段诵读,再由同学们发表自学及听读后的认识,最后由圆额阔目,华发稀疏,目光炯炯,谈峰犀利,且言辞丰富、生动的周教授评点、启发、议论、联想……三个月下来,中国近代风云激荡,仁人志士的思想潮流让我眼界大开,“很明显,要理解一个运动缓慢的社会,一个跌入了持续几个世纪的贫困、传统、疾病和愚昧的循环社会,我们就得研究其历史根源,研究它在自己的历史上跌入这个可怕陷阱的历史机制。”这样的研究把我们带入了关于社会发展深层思考的境界。可能因为我们是执业多年的律师且研习不辍,所以张律师和我的发言,常引起同学讨论和老师关注、点评。我拿到周教授所著之《中国近代哲学研究》,阅读扉页作者介绍时注意到,周教授1949年生于天津,毕业、执教于南开大学哲学系,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文化与哲学的教研工作,合著、独著有《中国现代文化哲学》《中国哲学大辞典》等等。有趣的是,其中获天津市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的《从孔夫子到孙中山——中国哲学小史》一书,我曾在西北政法图书馆借阅过,是它撩拨起我学习中国哲学史的兴趣,之后陆续读了冯友兰、任继愈、张岱年等大师的作品。一日下课,我同周老师谈起那本书的文字简明,叙史多趣,插图人物栩栩如生,读后难忘,可我多年淘书也没得到。周老师谦和地笑着说:“当年哲学史大家方克立先生带我们几位青年学者编著了那本书,我给你找一本。”后来一日下课后,我与冲甫陪老师下楼到了院里,暮春月夜,惠风和畅,周老师从他的包里掏出一本书给我说:“这本书是1984年出版的,市面上找不到了,我的藏书里也没有了,因为你对这本书印象那么深,我到南大资料库给你找了一本。”我特别激动,一再道谢,

老师欣慰地笑了笑,我和冲甫目送周老师骑车消失在校园的夜幕里……到家洗手后我轻轻打开包装,欣喜地翻阅起这本二十多年前自己认真读过的书,发现在封底上写着,“魏涛先生:亲切交谈中,知先生大学时代曾于图书馆阅及此书,于文中细节及插图等皆能娓娓道来;知先生喜爱此书,是知音者,特搜寻一册,敬赠先生惠存,周德丰敬上。”沛然师德,诲益后生。

六月中旬天已大热了。市律协通知我随市司法局、市律协领导去保定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参加由司法部举办的全国律师工作培训班学习。去往保定的路上,远眺华北平原,天蓝云白,绿色无垠,丰收在望。615日早,艳阳高照。集体合影后,司法部领导主持开班式并讲了话,培训班有各省、区、市分管律师工作的领导,律协会长,部分律所主任、党支书记等164人参加。来自全国人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全国政协及中国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的专家学者,先后就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和政法干警核心价值观,强化依法行政提高依法行政能力,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当前经济形势,周边安全,舆情引导与危机应对策略,学习贯彻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等作了精彩纷呈的专题演讲,内容丰富,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兼具,既关涉经济、政治、社会、军事、古今中外,又不脱离我国当代经济社会发展,民主法制建设和律师工作的主题,学习时看到、听到了方方面面的资料信息,分析研究,预判展望及讨论思考,所以受益匪浅……我们忙碌于民商事权益的计较、纠纷、争斗及诉讼的调判,可能会忽略了抬眼看世界风云,而罗援少将关于周边环境安全的演讲让人深思,感慨良久。长期执业,容易使我们的思想和注意力集中于法理、法条,证据、事实,当事人取舍,自身效益等繁杂纠结的具体事务之中,忙忙碌碌,看似充实丰富,实则刻板单一,思维惯性、惰性都容易产生和已经产生,而“闭关”一段时间听课,会被领导、专家、学者带来的信息、思路及分析与论证所启发,所激励,从而回顾我们从事的工作,总结实践,提炼经验,获取新知。

一日课余午休时间,我刁空去离学院两站远的河北大学校园书店淘书。20095月,我和程秀先律师在学院参加全国律师党建工作第一期培训班时就曾转过河大那个书店。在校门左侧,大树绿荫下的一间屋子,店面不大,文、史、哲、经、法、考研、考公务员类书品繁多,码放如墙,时有学生出入购书,我俩仔细淘了很久,我记得程律买了本马可・奥勒留著《沉思录》,还给要做律师的儿子买了本《世界著名演讲集》,我买了均由三联书店出版的厉以宁著《经济・文化与发展》、梁小明著《经济学的开放》、张隆渓著《二十世纪西方文论评述》、阿尔温・托夫勒海勒・托夫勒夫妇著《创造一个新的文明——第三次浪潮的政治》,这几本书都是大家写的小册子,精当、耐读、值得收藏。我俩各得其所,乐得聊了一路,情景如昨。今天,书店锁着门,鸟儿在屋旁大树的浓密树冠中唧唧咋咋,我在那儿停了一会儿,若有所失……

为学日进,学如逆水行舟,载舟覆舟,所益甚慎。身处信息、知识时代的律师,自觉、持久地学习应是我们一刻也不能倦怠疏忽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