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律师交汇

小吏洗冤

发布时间: 2015-12-03   作者:天津惠华律师事务所 边鸿基    来源: 《天津律师》

  唐德宗时,李勉任陕西凤翔知府。下属某县有个村民耕地时,挖出一大坛子马蹄金,一时惊动四乡村民。知县得知后,即命令主管村子事物的里正派人将金子送至县衙。里正岂敢怠慢,尽管村民不愿意把金子交给朝廷,但是面对官府命令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听从里正的安排,忍痛上交金子。第二天,里正派两个农夫抬着一大竹筐金子送至县衙。县令生怕出现意外,就命令农夫将这筐金子抬到自己家中保管等待上交。可是晚间县令到家,打开坛盖一看,立马傻眼,哪是什么金子,是一坛子货真价实的土块!这一下传开,乡民们不干了,众人围住县衙吵吵嚷嚷说,“我们清楚看到的是黄澄澄的金子,怎么就变成土块?”要求县令交出真金等等。知府李勉接案后,即刻传县令到案,县令哑巴吃黄莲有口难辩,只好承认是自己用土块换成金子听凭处置,但是说不出金子藏在什么地方。

  此案把李勉气得七窍生烟震怒无比,但是毫无办法。晚间,适逢李勉办一酒宴席间,大家又七嘴八舌议论起来这个案子,一致谴责县令无耻至极、贪赃枉法,实应杀之后快者也!但是对如何找到金子却没有良策。李勉发现,只有书吏袁滋低头沉思不语。李勉说,“年青人,你对此案有何见解啊?”袁滋说,“承蒙大人下问,此案虽不简单,但卑职愿意接审此案。”于是李勉安排袁滋审理案件。

  大堂之上,袁滋打开坛盖倒出土块竟有二百五十多块。他命人从市场金店借来金子,熔铸成马蹄金形状体积大小的金块,铸成后上秤称重,刚秤了一百多块就达300多斤,如果全秤一定有600多斤。袁滋问道,“当初把马蹄金从乡间抬到县衙是几人所抬?又是用何物所装?”众人回答,“二人所抬,竹筐所装。”此时真相大白,六百多斤的金子,两个人不可能抬着走几十里乡路,更何况竹筐也承受不了六百多斤重物,这说明金子在起运前已经被人换掉,与县令无关。袁滋随即传来里正和抬金子的农夫,稍加讯问三人便承认是合谋所为,并供出金子藏匿地点,人赃俱获,案件告破。袁滋年轻才高,办案得力,为县令洗冤,深得朝廷褒奖,后来因其过人的才华和能力,直至升为德宗朝的宰相。

                                              摘自《益智编》

【律师点评】

  《益智编》是明代孙能传编著初刻于万历年间的典籍。主要择取治国安邦、平叛、定乱等经世实用的事例成书,《益智编》全书共四十一卷,按前后顺序分为帝王、宫掖、政事、职官、财赋、兵戎、刑狱、说词、人事、边塞、工作、杂俎等十二类,至今于实施政务、人事管理均有参考价值。

  本案讲的是县令涉嫌将一坛数百斤的马蹄金掉包换成土块,一位年轻的府衙书吏以独特的方法破案为县令雪冤的故事。县令虽然蒙冤,其“马大哈”的工作作风也是造成冤案的原因。其要求下属把马蹄金存入他家,本是防止意外的好意,但是面对巨金应当履行验收手续的财会制度他忽略了,民间所谓“当面银、同面金”的财物交接经验他也未重视,最后大祸临头,只好把“屎盆子”扣在自己身上,身家性命悬于一线,这种失误令人嗟叹!

  而在官府中大多数人从表面上认识案件,只求杀了县令早点结案。知府李勉面对挠头的案情和群众集体上访,恰如今天的社会舆论企图左右司法审理的状况,除了发怒别无良策。袁滋年轻官职低下,但是遇事沉着冷静,考虑问题深入细致,敢于担当,且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从逻辑上分析,如果县令真想以土块换黄金,不可能命令人先把金子存在自家中,这是明摆着授人以柄的蠢事,想侵占金子利用职权“报失”了事,在封建官场是贪官们常用的手段。而袁滋破案也没有采取从源头上排查的办法,却是采用金子铸成泥块形状大小、对比两种物质重量的差别来得出基本事实——六百多斤的金子二人不可能长途肩抬,竹筐更不可能承载六百多斤的重量,从而排除县令作案的可能性,此后再进行排查缉拿真犯,袁滋办案层次清楚,手法独特,可圈可点。

  从本案中得到的启示是:解决问题、破解疑案不能人云亦云,要在冷静细心分析的基础上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既不能墨守陈规,又不能受社会舆论的左右。案中的李勉身居高位,虽然存在对案件有情绪化的问题,但是尊重敢于担当的年轻人,别具一格任用年轻人,体现出虚心待下、谦逊雅量的领导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