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法苑论坛

划拨110万元,是履行职务行为还是私自借款行为

发布时间: 2016-02-01   作者: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 倪宝桐    来源: 《天津律师》

【案情简介】

  甲公司是一家从事贸易的民营企业,2014年5月甲公司向法院起诉称:赵新(化名)是公司的财务人员,负责开具支票,并负责保管公司财务专用章和法定代表人名章。2012年6月,赵新未经公司授权擅自开具一张银行转账支票,金额为110万元,并私自加盖公司财务专用章和法定代表人章,将上述钱款借走,当天赵新将该款汇入案外人李明(化名)账户。现要求被告赵新归还上述钱款。

  原告甲公司提供的核心证据是上述支票存根,上面记载借款金额110万元;在“借款人”栏有赵新本人的签字。

  庭审中,被告赵新称涉案支票是其开出的,支票上记载的金额也进入其个人银行账户,后转入案外人李明账户。但赵新称开具涉案支票是经过公司财务主管王建(化名)同意的。但赵新不能提供王建指示其开具涉案支票的证据。

  笔者作为被告赵新的代理人参加诉讼一、二审诉讼。

【焦点及判决】

  赵新开具涉案支票的行为是否经过公司负责人的授权?这一问题成为本案的焦点。

  如果原告甲公司所陈述的事实属实,即赵新私自开具涉案支票,并将涉案资金转让案外人账户,那就不单单是资金归还的问题,其行为可能涉嫌经济犯罪,比如挪用资金罪或职务侵占罪。相反,如果赵新是经过公司财务负责人王建授权后开具涉案支票,则赵新的行为属于履行职务行为,其不应承担偿还责任;至于涉案钱款的用途及能够追回,从法律上讲与赵新无关。

  110万元对刚刚参加工作的赵新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因此开庭前赵新的心里压力极大。

  从双方证据上看,原告甲公司处于有利地位,涉案支票存根上有“借款人赵新”字样,被告赵新也承认其将涉案款先划入自己的账户,再转入案外人李明的账户。被告赵新称上述资金划转是经过公司财务主管王建同意的,却不能提供任何证据。

  笔者曾多年从事公司财务审计实务,对公司的资金、财务管理应该说有较多的了解。在公司经营中,特别是民营企业,公司负责人要求出纳开具支票时一般不会向出纳提供任何手续,出纳人员也不会向负责人索要手续。通常的作法是,在出纳开出支票后,由出纳制作“记账凭证”,并将支票存根粘贴在“记账凭证”的后面,负责人在该“记账凭证”上签字以示授权和同意,开具支票所加盖的财务专用章和法定代表人名章及支票(两章一票)分别由两人负责保管。

  笔者认为,根据相关会计法规定,既然原告甲公司手里有涉案支票存根,那么其手中就应该有相应的“记账凭证”,因为被告赵新不可能开出支票后,不作记账凭证,只把支票存根交给财务负责人王建,也不可能将支票存根私自扣下,否则会立刻暴露其侵占资金的行为,在“记账凭证”上面必然记载了涉案资金的用途,公司会计根据前面的“记账凭证”负责登记“银行存款日记账”,并在该账“摘要”栏记载涉案资金的用途,“两章一票”不可能由被告一人保管和使用。

  根据《会计法》的相关规定,原告甲公司作为一家登记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必须制作、记载、保留上述记账凭证和银行账簿等财务资料。

  于是在庭审前,笔者建议被告赵新向法庭申请调查取证,要求原告甲公司提供上述记账凭证、银行账簿。

  根据法律规定如果原告甲公司不提供上述记账凭证、银行账簿,应承担“持有证据而不提供的不利后果”。

  不知原告甲公司出于何种原因和考虑,自始至终都未能提供上述资料,导致其承担了不利诉讼结果:一审原告败诉,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点评】 

  一、公司图章(财务专用章、法定代表人名章)与开具支票必须由不同的人员负责保管和使用。

  有的企业特别是一些规模不大的企业,为节省成本只雇佣一名财务人员,记账、出纳全部交给一个人办理;也有的家族式企业,出于对亲属的信任,也交由一个人负责记账、出纳全部工作。这实际上使企业的资金处于巨大风险之中,相当于一家主人把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全部交给了保姆,保姆想什么时候取钱、取多少钱完全由保姆一人做主,一旦这个保姆的诚信出现问题,他就可以把主人放在保险柜的贵重物品变成自己的囊中物。

  二、证据是诉讼之王,当己方证据缺乏时,要善于发掘潜在的“隐形证据”。

  如果己方缺少必要的证据,那么就要深入研究案情和相关法律,找到让对方承担举证责任的法律依据,把举证责任推给对方,从而摆脱自己证据不足的困境。关键是如何发现这些“隐形证据”。

  本案中,被告赵新缺少对自己有利的证据,不能提供原告甲公司指示其开具涉案支票的任何证据,于是就寻找“隐形证据”。2015年2月4日开始实施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了“证明妨害”内容:书证在对方当事人控制之下的,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交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申请人所主张的书证内容为真。据此被告把举证责任推给了原告。原告甲公司拒不提供上述书证,导致其败诉。

  二审的判决逻辑是:原告持有支票存根→原告持有记账凭证和银行日记账→记账凭证和银行日记账上记载了涉案资金的用途→原告不提供该书证→被告主张的书证内容为真→原告败诉。

  上述规定无论对原告还是对被告,如果运用恰当都将对案件的诉讼结果产生重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