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律师交汇

认真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利

发布时间: 2016-02-01   作者: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 魏涛    来源: 《天津律师》

编者按:全国律师工作会议后,我市广大律师通过多种方式深入学习全国律师工作会议精神,深刻领会会议精神实质。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魏涛在学习全国律师工作会议精神后,结合实践经验、理论研习撰写了《认真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利》一文,该文于2015年10月12日在《人民法院报》第二版司法观察栏目刊发,并被求实理论网、中国法院网、中国律师网等多家媒体转载,具有一定的积极影响。

           认真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利

            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  魏涛


  在步入权利时代的未来中国法治社会里,认真地对待律师执业权利与保障公民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权利密切相关,律师的独到作用必然会被人们广泛普遍地认识。

  在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之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制定印发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下称《规定》),其中206次论及律师,17处说到权利,12处强调执业权利……这是中国司法制度史上的第一次,律师工作发展史上的第一次,或可誉为执业律师的《权利法案》,的确让为主张、为维护百姓群众合法权益而奔波、奋斗的执业律师倍感关怀与尊荣。激动、静思之余,笔者以为,我们都须认真地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利。

  律师执业权利来自漫长的中国革命、建设与改革的历史,来自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不断地探索与实践。从1954年宪法到确立加强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治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坎坷波折难忘;从1980年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暂行条例》,到1996年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新中国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并经人大常务委员会2001、2007、2012年三次修订,律师执业权利随着改革开放、依法治国在不断发展。进入科学发展和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初步形成的新时代,党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为律师的执业权利发展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条件。

  律师执业权利内涵丰富、外延广远。据统计,在全国2.2万余家律师事务所执业的27万余名律师每年通过依法行使自己享有的如知情、申请、申诉以及会见、阅卷、收集证据和发问、质证、辩论等执业权利,与公检法等机关合作办理诉讼案件280余万件,非诉讼法律事务近100万件,法律援助案件36万件。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执业律师及其身后的自然人、法人和他们依法享有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的众多权利,而这些权利关乎广大群众衣食住行、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也与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工作、科研、生产、经营密切相关,都是他们最关心、最实际、最直接的权利。其间,律师发挥他们熟悉法规的专业优势、相对客观的职业优势和立足社会的实践优势,或调查取证、或咨询代理参与民事、行政、刑事诉讼活动,执业权利丰富的内涵、广远的外延、频繁的行使,有“执业”一词所不能承受之沉重与期待,也有“权利”一词可以承受之厚望与关注。不尊重律师执业权利,不认真对待律师执业权利所代表、所涵摄、所带动、所影响的人民群众享有的权利及该权利所属的法律“家族”,就会影响司法、执法工作的公正与效率,动摇人们对法的信仰与追求。

  律师执业权利功用深远。中国先哲认为“饮食必有讼”,在我消费我存在的经济生活中,法律权利既是群众利益的表达,也是群众诉求的保障。马克思曾说:“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文化发展”,社会愈进步权利愈发达,文明越发展权利越丰富。在全面建成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小康社会过程中,公民权利本位的法律将不断被发现,被创制,被完善,围绕这些权利的诉求与委托,救济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会随之创新、丰富和发展。正是充分认识到切实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可以充分发挥律师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作用,促进司法公正,才有了《规定》的适时出台。这还需包括执业律师在内的立法、司法者不断地关注实践,研究为权利而斗争的当代经验,认真地观察、研究和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利,在改革、发展与稳定为大局的法治国家、法治社会的建设过程中,不断地推动它的发展,发挥它的作用。

  我们都须认真地对待律师的执业权利。一方面,“自知者明,自胜者强”,执业权利是依法取得执业证书,接受当事人委托,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律师们“特有”的专业权利,律师执业时固应谨言慎行、细心呵护、认真对待。有位法学家曾说:“法律上的每个概念都是危险的”。来之不易、承载厚重的执业权利也不例外,因为和他孪生的还有执业义务和滥权的戒律,“没有无义务的权利,没有无权利的义务”;另一方面,亦如诗人泰戈尔所说的“脱离泥土的束缚并不是树的自由”。律师行使执业权利和保障、发挥其积极作用,也离不开公检法司等机关以及法官、警官、检察官等的认真对待。试想,如果离开法官、警官、检察官对律师包括但不限于依法会见、申请取保候审、调查取证、起诉、立案、应诉、答辩、举证、质证、辩护、辩论、调解、和解等执业权利的保障,案件的顺利裁决就会面临更多的困难。确如享誉世界的社会学家韦伯所言:“民主社会追求的是与具体问题有关的群众利益,强调在具体案件中实现对具体个人的实体正义。”正是察觉、注意到这些方面,《规定》强调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应尊重律师,健全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制度,依照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及律师法的规定,在各自职责范围内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不得阻碍律师依法履行辩护、代理职责,不得侵害律师合法权利,要建立健全律师执业权利救济机制。要求法官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注重诉讼权利平等和控辩平衡。《规定》还有25处提到“及时”告知、安排、传递,5处提到“便利”,从细节上保障律师行使执业权利。

  天下事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必须充分自觉地意识到保障和规范律师执业权利是长期的、艰巨的工作,须持之以恒地认真对待。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步入权利时代的未来中国法治社会里,认真地对待律师执业权利与保障公民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权利间密切相关,律师的独到作用必然会成为人们广泛普遍地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