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职业风范

终身难忘的西部法援之旅

发布时间: 2013-12-2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终身难忘的西部法援之旅

天津融汇律师事务所刘家祥

2010年对于许多人来说只是人生脚步下匆匆走过的一年。如果我没有参加“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对于我来说也将是人生中平凡的一年,在垂暮之年不会有一丝丝记忆的环绕,但是我在这一年成为了一名在西部从事法律援助工作的志愿者,因而在我的人生履历里,它就成为了我平凡的一年,成为精彩的2010、难忘的2010、让我终身难忘的2010

我的服务地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和政县,这个地方在我人生的37年光阴中从未听到过,如果不是我要援助这里,也许我终生也不会知道在祖国的大西北还有这样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县城,身处其中,我切身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它的纯朴、它的美丽。和政县位于青藏高原与西北黄土高原交汇地带,南高北低,海拔1900米到4368米,更有趣的是,和政县总面积960平方公里,正好是我们伟大祖国锦绣山河万分之一。刚来这里的时候,从生理上还真的不太适应这里的高度,经过一年的时间,我发现自己慢慢开始喜欢上这里清洁的空气、甘甜的泉水,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情也已经被这空气和泉水洗涤净化得纯粹和本色,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初到和政县之时,我了解到和政县67乡,有13个基层司法所。但和政县的整体司法环境并不乐观。和政县是国家级重点扶贫县,当地的生活条件和办公条件极其艰苦,是全国213个无律师县之一,甚至在当地司法局里,法学专业的毕业生、法律工作者寥寥无几。当地群众到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的案件也少得可怜。

据统计,和政县2009年度法律援助案件只有6件,2010年我到和政县之前法律援助案件仅有3件。通过我的社会调查及下乡了解,县法律援助中心的案件如此稀少的原因:一是法制宣传不到位,绝大多数群众的法律意识淡薄,甚至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不知道如何申请法律援助;二是法律人才极度匮乏,即使想到了、知道了应当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在当地也找不到从事法律援助的律师;三是经济贫困使得老百姓打不起官司,只能忍气吞声。

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我首先从当地的民风、民俗、宗教信仰、老百姓的脾气秉性下手,进行比较透彻的了解,我觉得只有老百姓认可你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不是局外人,对于一些民事纠纷才可以有的放矢地予以妥善解决。同他们最好的沟通就是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我所服务的县是回族聚居的自治地方,全县绝大多数群众信仰伊斯兰教,我就从学习《古兰经》入手,了解穆斯林的宗教习惯,无论从生活上和工作上处处尊重穆斯林同胞,这样我很快就融入到他们当中,在处理案件时既要充分依据法律法规,又要结合《古兰经》教义和宗教习惯,为老百姓讲理讲法,并使一些简单的纠纷没有走到诉讼程序就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这不仅节约了司法资源,又维护了社会的和谐稳定。

在一年的法律援助工作期间,我办理了60起民事、刑事案件的代理与辩护工作;接受咨询700余件;为当地政府审查、修改招商引资合同20余个,涉及标的数亿元;到当地各类院校、相关单位进行普法教育。同在天津执业相比,我对办理这些案件并不陌生,但是因为地域不同,还是在许多细节上感受到了在和政当地从事法律服务的独特之处。

我办理的贾某人身损害赔偿案在当地老百姓中产生较大影响。贾某刚刚结婚,为了偿还因结婚所欠下的债务只身到外地打工,打工期间从工地3楼坠落,造成脾破裂,导致脾脏摘除6级伤残的后果。在伤愈回家后,贾某本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但是家里父母、妻子、亲戚、朋友甚至同村的乡亲都说,“反正也没什么损失,住院的钱单位都给花了,你也没花钱,挺好的了,别折腾了。”我接到案子后,耐心地向他们讲解我国的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以及他们依据法律法规应当得到伤残补偿,最终通过案件代理为贾某讨回了5万多元伤残赔偿金。这事全村人都被感动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法律援助给了他们这么大的帮助,这使得他们真正体会到法律援助的意义,更深切地感受到党对弱势群体、对少数民族的关怀。

在办理的案件中,最使我难忘的是一个6岁的儿童因车祸致残案。孩子在路上玩耍时被一辆面包车撞伤,导致重度脑损伤、脑出血、股骨骨折、肋骨骨折等多处损伤。至2011917日已住院110天无任何好转。这个不幸的孩子早年丧父,母亲已经远嫁他方,无法找到,和年迈的祖父母共同生活。在当地这样情况的儿童被认为是“孤儿”。他的祖父母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简单而艰苦的生活。受理案件也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老人本来要去民政部门申请特困补助,由于不识字,误进了司法局,到申请法律援助时老人已经花光了毕生的积蓄为孩子治病(当时已花费近6万元),并债台高筑。由于自然条件艰苦,当地农民年人均收入1500元至2500元左右,家庭生活已经陷入困境,孩子的医疗费还在不断增加,一旦停止治疗后果难以想象。肇事司机未承担任何费用,公安机关扣留的机动车仅为一辆7人座面包车,估计价值也就1万多元。看着老人和孩子无助的目光,我暗暗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孩子经鉴定伤残等级为一个Ⅱ级伤残和一个Ⅳ级伤残。经过与法院充分协调,法院组织了精干的审判队伍,由主管副院长担任审判长,民庭庭长、资深法官担任合议庭成员,在经费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派出专车处理相关事宜(由于孩子病情重住在州人民医院,司机住在邻县,保险公司又在另一个县)。我和法官多次找到肇事司机,找到肇事车辆的保险公司协商,最终在庭外达成和解协议,共赔偿被害人22万多元。虽然数额不是很高,但就是这22万多元,已经是和政县有史以来对于人身损害赔偿最高的赔偿数额了。结案三天后赔偿款全部到位。到此我的工作本应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是我在和政县的这段时间,耳闻了很多我们难以理解的事情,例如一个孩子被撞伤了,赔偿的钱,被父母用于盖房子了,孩子再没人去管。因此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孩子的家人以孩子的名义在银行开立定期5年的10万元存单,以备孩子日后生活所用。孩子的爷爷为了感谢律师的援助工作,特送来书有“伸张司法公正、为民排忧解难”的锦旗表达感激的心情。

我所在的州是回族自治州,少数民族占多数,同时也是农业县,全县基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这几年随着改革开放,大多数群众在农闲时也出去打工,因此农民工讨要工资的案件也开始出现了。201012月初的一天,天气寒冷,一群衣着单薄的人走进司法局。坐下来一谈才知道,他们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打工一年,每天工作15个小时,老板还不给工资。由于农民工讨要工资的案件属于法律援助的案件,局里马上决定受理了他们的法律援助申请。立案后我立刻启程赴青海同德县,当时青海同德县的气温已经达到零下27度,为了节省时间,我与当事人马不停蹄地赶路,最终在兴海县住宿。在兴海县才知道什么是高海拔,兴海县平均海拔4300多米,加上天气寒冷,感觉身体非常不适,且已经有了头晕恶心的高原反应,转天坐长途车来到同德县,立刻与当地劳动部门联系,申请劳动仲裁。20113月,在申请劳动仲裁未果的情况下,我依据法律规定又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其间我多次往返于青海与甘肃之间,每次往返需要一周时间,还要忍受高原反应给身体造成的不适。我的工作得到了当事人的充分理解,他们非常感动,虽然他们生活拮据,为了表达感谢之情,他们一次次诚心请我吃饭,都被我婉言谢绝了。

一年的法律援助工作很快结束了。通过这一年的工作,我认为对于老百姓之间民事纠纷的解决,一要运用法律,二要运用亲情,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没有针锋相对的矛盾,善于以“情”化解矛盾,再辅以诉讼途径,可以使得纠纷的解决治标治本。

作为一名法律援助律师,更要正视自己的角色与身份,要抛去功利的浮尘,将整颗爱心深深地埋在我所服务的这片土地上:以最为真诚的心境去接待每一次咨询,以最为认真的态度去代理每一起案件。因为我们所面对的,不仅是一个无律师县,还是十几万名对法律懵懂却渴望了解的父老乡亲。一位老乡对于法律的启蒙认知,可能正是来自于我的一次咨询解答。因此,我认为,这份责任心是法律援助律师要秉持的根本。

虽然一年的志愿律师的经历很短暂,但是和政之旅,法援之旅,带给了我种种非同凡响的体验:一座座形态各异的清真寺让我似感觉到了域外风情,一座座佛教寺院又使我回到了现实;颜色各异的山貌风光使我仿佛置身于幻境,但山边简陋的屋舍又使我认识到当地百姓生活的艰苦;望着块块梯田像置身于画卷,但见手持镰刀劳作的人们又让我体会到生产的辛劳。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我工作、学习、生活了一年的和政,但是这些景象依然历历在目,我离开了和政,但我的心没有走。令我欣慰的是,2011年又有一名志愿者律师,自愿到和政县去服务一年。正如“1+1法援活动”的宣传语一样,“薪火相传携手志愿行动共享法治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