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法苑论坛

以社区矫正为视角完善我国假释制度之建议——案例分析引发的思考

发布时间: 2016-02-01   作者:北京高朋(天津)律师事务所 孙璐 袁晓光    来源: 《天津律师》

【摘要】

  假释是我国刑法及刑事诉讼法中的一项重要制度,在我国的刑法执行的实践中有很高的适用率。然而在实践中,假释存在着诸多不足与缺陷,某些漏洞甚至对社会治安、他人生命财产安全产生重大影响,由此可见,及时完善假释制度势在必行。

笔者以假释案例出发,凸显了现存假释制度不足导致的危害性之大,再从假释和社区矫正的基本理论介绍为引入,详细指出我国假释制度存在的种种问题,之后以社区矫正为角度针对假释制度提出完善建议并进行详细论述。


【关键词】假释 社区矫正 考验期 撤销


  一、案例介绍及争议焦点

  (一)案例简介:

  2015年6月21日天津某区一假释人员持尖刀将居住在同一幢楼的一名男子杀害,共计11刀。该假释人员哥哥为其假释保证人,而且在此之前受害者本人和家属曾因怀疑指认假释人员故意损坏自家停在院子里的汽车报案,公安机关出警两次。

  (二)争议焦点:

  上述案例中,假释人员在考验期内再犯新罪,并导致严重后果。而在此之前似有预警,被害人家属曾两次指认假释人员不当行为。这不免引起我们的思考:这起案例在未造成严重后果之前,我们是否可以有效避免,这其中是否存在监督缺失或疏漏。若损害汽车行为确属假释人员所为,该行为是否属于撤销假释的情形。我们又应该怎样从制度上完善,以确保假释监督落在实处。下文我们就将从假释制度出发,解答上述争议,并从社区矫正角度予以完善。

  二、假释制度简述

  (一)假释的一般概念

  假释是对被判处徒刑的服刑罪犯,在执行一定时期的刑罚以后,确有悔改表现,或称有悔改实据,予以附条件提前释放出狱的一种刑罚制度。[参考文献:

  马克昌  《刑罚通论》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5(635)]

  假释制度有着深厚的理论意蕴,是近代学派的主观主义、特别预防主义和教育刑理论在刑罚执行制度上的直接体现。[柳忠卫  《假释制度比较研究》 山东大学出版社 2005(3)]假释制度在我国刑法中亦是一项重要的刑罚执行制度,正确地适用假释,把那些经过一定服刑期间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必要继续关押改造的罪犯放到社会上进行改造,有利于有效地鼓励犯罪分子服从教育和改造,使之早日复归社会、有利于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

  (二)我国假释撤销制度存在的不足

  1、撤销假释情形规定不明

  我国《刑法》第八十一条虽对适用假释的前提条件、执行刑期条件等作出了明确规定,这些规定对于司法工作人员和被判处刑罚的犯罪分子都有积极引导作用。但不可否认相关法条中罗列的都是一般情形下较简单的情况,在面对实践中形形色色的具体情形时,就凸显了我国关于假释制度规定的不完善,尤其显现在假释制度考验期的监督及撤销方面,鉴于引用案例,本文也将着重论述假释制度监督及撤销中存在的不足以及相应完善措施。

  我国《刑法》第八十六条规定,“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假释,依照本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实行数罪并罚。在假释考验期限内,发现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假释,依照本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实行数罪并罚。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公安部门有关假释的监督管理规定的行为,尚未构成新的犯罪的,应当依照法定程序撤销假释,收监执行未执行完毕的刑罚。”

  由此上述条文可见,我国假释的撤销分为三种情形,即:(1)假释考验期内犯新罪;(2)假释考验期内发现漏罪;(3)假释考验期内有一般违法行为或不良行为。对于案例中假释人员在犯罪之前两次被疑损坏被害人汽车的行为,就属于第三类的模糊地带,主要争议在于是否能将损坏行为正确、适当、合法地归入第三类,以使其在行凶之前就接受相应制裁,从而避免严重犯罪行为的后续发生。因而,本文着重论述第三种情形。由于此种情形法条表述的模棱两可,同时我国法律、法规等对于第三种情形中提到的“公安部门有关假释的监督管理规定”并不明确甚至于空白,众多因素叠加导致了诸多假释人员的不当行为无法被规范与制裁,进而导致更恶劣犯罪行为的发生。

  在笔者看来,撤销假释应当基于假释人员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作出判断,而不能笼统的将一切罪,一切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公安部门有关假释的监督管理规定的行为作为撤销假释的条件。刑法的目的之一是预防犯罪,但是刑罚绝不是预防犯罪的唯一手段,也不是最佳手段。假释考验期不应当是一个消极对犯人进行管束的时期,应该通过积极的帮助、引导,通过解决假释犯回归社会后面临的现实问题来引导其尽快适应社会。行刑实践表明,受刑人出狱之初的一段时间是最危险的。监狱与社会的巨大反差往往给犯人的心理甚至生理上造成很大的不适应感,在这个时期犯人行为的失常是很正常,甚至于不可避免的,所以无论立法还是时间都应当对这种情况给与必要的理解与宽容,不能给假释人员设置太多、太严格的限制条件,而应该通过合理的引导和帮助使其融入社会。因此笔者并不主张将假释犯一切不当行为甚至轻微违法行为都作为撤销假释的条件。回归到案例,笔者并不主张将假释人员损害汽车的行为归于撤销假释的情形。

  但与此相对应的是,我们也不可放纵假释人员的一切不当行为,最终铸成大错。在考验期监督过程中也必须防微杜渐,不可忽视一些不良但性质较恶劣、主观恶性较大的行为,以至于发展至不可挽回的后果。这就需要在发现上述行为时引入社区矫正以完善假释的不足。

  2、假释考验期监督不力

  根据我国《刑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我国现行的假释运作程序是:执行机关即监狱行使假释建议权,人民法院行使假释决定权,公安机关负责对假释犯进行监督。法条层面上看来,三机关分工负责,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理应非常理想,然而实践中并非如此,相反,出现了严重脱节的现象。

  就考验期的监督来说,公安机关作为法律规定的假释考验期限内的监督机关,由于其自身警务繁重,警力不足,加上对假释罪犯的在考验期的执行、监督不仅仅是简单的看守、考察,还必须承担更多繁重和复杂的矫正任务。公安机关既没有精力也没有水平来完成这项工作。因此无论主管还是客观上公安机关的监督任务都难以落实,同时担心由于监督不力导致问题出现,进而影响社会治安,所以对假释热情不高,甚至于竭力反对监狱、法院多搞假释。[屈耀伦  《完善我国假释制度之建议-以社区矫正为视角》 《法治论丛》第21卷第6期22]

  从以往对假释罪犯的行刑与矫正的实际工作情况来看,公安机关基本没有开展对罪犯的生理、心理和行为的矫治,也没有传统的教育改造、劳动改造和感化改造的活动,甚至连最基本的监督管理,亦时常出现捉襟见肘、疏漏不断的问题。[王顺安  《社区矫正研究》 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8 (207-208)]公安机关作为国家公共安全的管理和保卫机关,任务繁重,再把社区矫正交其执行,实在困难很大。加之,从促进罪犯与社区联系的角度来看,公安机关的侦查性质决定了公安机关与犯罪人之间存在尖锐的情绪对立和矛盾冲突,罪犯会因为侦查人员的侦查、拘留、逮捕行为产生强烈的排斥感,这说明不太适宜由公安机关执行社区矫正。再加之法律、法规等对考验期内必须遵守的规定相对空乏甚至于空白,又缺少相应保障措施,使监督流于形式。所以案例中提到的监督缺失和疏漏不可避免。假释犯一方面缺乏制约,一方面又缺乏必要社会帮助很难适应社会,甚至于受到排挤,一旦出现工作无着,生活落魄的困境,心理极易走向极致,进而重蹈覆辙。

  三、以社区矫正为视角完善假释制度

  (一)社区矫正制度简介

  2011年2月25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对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的条款。社区矫正是指将符合社区矫正条件的罪犯置于社区内,有专门的国家机关在相关社会团体和民间组织以及社会志愿者的协助下,在判决、裁定或者决定确定的期限内,矫正其犯罪心理和行为恶习,并促使其顺利回归社会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中对社区矫正的界定]

  社区矫正是与监禁矫正相对的行刑方式,是一种刑事制裁措施,对于我国来说是一种全新的刑罚执行方式。其蕴涵着刑罚的惩罚性和恢复性双重价值。假释是刑罚轻缓化和行刑社会化理念的产物,从社区矫正发展之初,假释就一直是其基础和核心。随着缓刑、假释制度的不断发展,集刑罚学、犯罪学、矫正教育学、心理学及社会学理论的综合成果于一身的矫正归复理论和社区保护观察制度,构成了当代社区矫正的灵魂和支柱。[郭建安  郑霞泽  《社区矫正理论》 法律出版社 2004(21)]

  (二)社区矫正对假释的补充完善

  1、明确监督主体,加强工作人员队伍建设

  结合假释现状与社区矫正的工作实际,在2011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上,删去了“假释罪犯由公安机关予以监督”的条款。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又联合颁布了《社区矫正实施办法》,明确规定“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指导管理、组织实施社区矫正工作”。在社区矫正试点工作以后,各地司法行政机关纷纷设立了社区矫正工作办公室,负责指导、监督有关社区矫正工作。这样可以缓解基层司法所人员紧张的状况,有利于对矫正对象进行管理、矫正和帮助。

  建立专门的监督机构,坚持“专门机关与群众相结合”的原则,充分吸收社会力量,尤其是社区的参与,使监督真正落实到实处。以加拿大为例,加拿大的社区矫正中心设假释官若干名,假释官的条件是具有大学文科类、心理学、犯罪学等相关专业硕士以上的学位,并通过公开招考竞争上岗,平时还要不断参加培训。每个假释官负责本社区15-20名假释犯的管理和教育。假释官广泛与业主、罪犯亲属、社区警察保持联系,形成合力,共同矫正。[程传水  《加拿大罪犯假释与社区矫正制度》 《监狱工作研究》 2000(6)]

  2、建议修改有关假释撤销的规定,建立中间制裁制度

假释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大多是因为假释人员刚刚脱离封闭的监禁环境,一时难以适应相对自由的社会,因此要使社区矫正发挥应有的功效,必须注意监禁刑与非监禁刑的衔接,建立与这种变化相适应的社区矫正惩罚机制。以美国为例,美国虽然注意了对社区服刑人员的惩罚和严格管理,但公众还是经常抱怨社区矫正的宽松。为此,美国在监禁刑和缓刑、假释之间增加了一定的惩罚措施,即所谓的中间制裁。其重要形式有:日报告制度、家中监禁、电子监控、中途住所、罚款、赔偿、社区服务、警告等。[官平  《社区矫正视角下的我国假释制度研究》 浙江大学硕士专业学位论文 2012(26)]上述措施在我国尚不完善的社区矫正制度中都是可以借鉴的。

  除此之外,建议根据假释犯在假释考验期内违法行为之轻重不同而做出不同的决定。以我国澳门地区刑法的规定为例:被假释的罪犯在假释考验期内如有轻微违反假释条件的,法院可对其采取警告、要求做出保证或在其个人考验计划内增加新的要求等处理措施。若假释犯严重违反假释条件或有犯新罪而被判刑,法院必须撤销假释。

  3、细化假释考验内容,增加假释罪犯在社区矫正中的风险评估制度,增强假释考察的可操作性

  在进行社区矫正的过程中,由于服刑地点和服刑方式的变化,会对罪犯心理和行为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在假释罪犯的社区矫正过程中,建立风险评估制度是非常必要的。根据假释罪犯的危险程度的差异,采取有区别的监督考察和管理,从而确保社区的安全和社会秩序的稳定。风险评估后,矫正工作者需要根据评估结果对服刑人员采取不同程度的监督管理措施,包括确定要求服刑人员到办公室谈话的次数、对活动范围的限制、是否批准请假外出、参加公益劳动和组织有针对性的学习和教育等。[刘强  《社区矫正制度研究》 法律出版社 2007(156)]

在风险评估之后,除了《刑法》第八十四条规定的行为规范外,还可增加一些更具操作性的事项。如:我国澳门地区有关这方面的规定,被假释人员不得从事某些职业,不得常去某些场合或地方,不得与某些人为伍,不得持有能便利实施犯罪的物件等。[于志刚  许成磊  《内地与澳门地区假释制度之比较》 《中国监狱学刊》 2000(6)]

  4、增加对被假释人员的保护措施

  被假释犯出狱后,虽然已经回到社会中,但并不表示其融入社会生活了。因为出狱突然面对阔别已久并相对自由的生活,会遇到就业、婚姻、家庭、生活等方方面面的现实困难,这些困难常常使他们无所适从,加上社会歧视和假释人员的心理准备不充分等因素,若无法克服,极易重新走上犯罪道路。

  因此在对假释人员监督的同时,还应对其提供心理、物质和社会生活技能等方面的帮助,如进行就业指导,协调人际关系等,以促使其尽快重返社会,成为守法公民,度过出狱后的危险期。从这个角度来说,假释与保护管束相结合是当代行刑制度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社区矫正促进假释制度不断发展完善的一个标志。

  四、结语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面对案例中及现实中假释制度存在的诸多界定不明的情况下,应当从刑罚兼于惩戒与教育意义的角度出发,不能只重视假释人员的监督与惩戒,还必须将其置于社区之内,进行相应的教育改造和帮助服务。对考验期内的假释人员不能过于严苛,要体现假释与社区矫正的社会参与性、人文关怀性,这样更有利于假释人员再社会化,有利于提高改造质量,使其尽早真正意义上的回归社会。

参考文献:

马克昌  《刑罚通论》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5(635)

柳忠卫  《假释制度比较研究》 山东大学出版社 2005(3)

屈耀伦  《完善我国假释制度之建议-以社区矫正为视角》 《法治论丛》第21卷第6期22

王顺安  《社区矫正研究》 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8 (207-208)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通知》中对社区矫正的界定

郭建安  郑霞泽  《社区矫正理论》 法律出版社 2004(21)

程传水  《加拿大罪犯假释与社区矫正制度》 《监狱工作研究》 2000(6)

官平  《社区矫正视角下的我国假释制度研究》 浙江大学硕士专业学位论文 2012(26)

刘强  《社区矫正制度研究》 法律出版社 2007(156)

于志刚  许成磊  《内地与澳门地区假释制度之比较》 《中国监狱学刊》 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