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期刊 >> 时事空间

坠井案件侵权责任之研究与探索

发布时间: 2016-01-14   作者:天津华声律师事务所 杨阳    来源: 《天津律师》

【摘要】

  过错责任、过错推定责任与无过错责任是我国现行法律规定中侵权责任的三种归责原则。而针对个人出行坠入无盖井致人身或财产损害的案件应适用何种归责原则,司法实践中生效法律文书意见不一。为此本文通过真实案例对比分析的方法,对此类案件适用的归责原则,从法学理论及司法实践操作层面进行剖析研究,提出笔者的观点与看法。

【关键词】无盖井  侵权  过错原则  过错推定原则

  近年来,因个人出行不慎坠入无盖井导致人身、财产损害的诉讼案件频发。这些案件中,有的受害人人身、财产损害金额不大,有的受害人受伤后至严重伤残,涉诉金额巨大。但无论诉讼标的大小,此类案件在司法实践中均存在一个共同的难题,即事故井产权人、管理人或受益人在难以查证的情况下,如何认定侵权者及侵权责任。针对此问题,有的法院则依据过错责任原则分配举证责任,有的法院依据过错推定原则分配举证责任,而两种做法的判决结果截然不同。对于此类案件,笔者更加赞同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原则。

  一、真实案例对比

  (一)适用过错原则案例

  2010年12月15日原告张某因在便道行走时,不慎跌入无保护和警告标示无管线井盖中致身体多处骨折,后经天津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十级伤残。故将疑似在管线井中穿放线缆的A公司、B公司、C公司诉至天津市某区人民法院。要求三被告赔偿原告伤残赔偿金、医药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共计13万余元。

  经原告向天津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调取了该事故井的规划设计图及说明,该设计图及说明载有该事故井管孔设置情况,其中A公司2孔、B公司2孔、C公司9孔。但在庭审中,A、B、C公司均以该图仅为设计图而非实际施工图为由拒绝承认自己对事故井拥有产权。经庭审调查,原告无法举出其他证据证实事故井的产权单位。故一审法院认定,原告提供的天津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局出具的事故井的规划设图为施工设计图,而实际施工情况与设计方案是否一致原告并无证据予以佐证。原告并无证据证明事发时事故井中是否存在三被告的管道或是否为三被告预留了管道,故原告无证据证明三被告为事故井的所有者或管理者,亦无法证明三被告对事故井负有管理责任,故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适用过错推定原则案例

  1. 2010年9月6日,原告杨某驾驶迈腾,行驶在某路段上,不慎压到无盖管线井,致使左前轮掉入该井中爆胎。故原告将疑似在事故井中穿放线缆的A公司、B公司、C公司诉至某区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误工费,车辆修理费等共计1万余元。

  经法院及各被告现场勘查,发现该事故井中A公司、B公司、C公司各有一条光缆。针对这一情况,A公司向法院提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下简称施工合同),证实A公司光缆的穿放施工时间是2010年12月31日(开工时间),即事发时事故井中尚未穿放该A公司光缆,故不应承担责任;B公司提供《小型建设施工合同及施工设计图》证实,事故井中的光缆系事故后穿放;C公司意见与B公司相同,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实。

  法院认为,无盖事故井系专业通讯井,A公司、B公司、C公司仅提供了该缆线在事故发生后进行的施工和使用,而没有证据证明在原告损害事实发生时该通讯井里没有其他缆线或不曾使用该通讯井,因此,三公司的责任不能排除,对原告的合理损失,应承担同等赔偿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三公司各赔偿原告汽车修理费、误工费共计3546.82元的三分之一,即1182.27元;且三公司负连带赔偿责任。

  2.2010年2月18日,原告韩某骑电动车沿某路段逆行,不慎压到位于马路与便道交界处的无盖通信管线井,致颈髓严重损伤,天津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二级伤残,护理程度完全依赖。故原告将A公司、B公司、C公司诉至天津市某区人民法院,要求判令各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残前护理费、残后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19万余元。

  庭审中,A公司提出自己只是公共道路设施巡查部门,没有针对无盖井的维护责任,故原告主动撤回了对A公司的起诉。B公司提出事故井原为2002年B公司与C公司合建的,其中有B公司2孔管道,2004年事故路段提升改造,为便于统一施工,B公司将该井移交给了C公司,但当时未办理移交手续。C公司不承认接到过B公司的移交,但承认自己在事故井中有两孔管道,管道中有光缆;此外,二被告均认为本案应由原告举证证明事故井的产权人、管理人或受益人到底是谁,而不应由被告进行举证。而原告对此未能举出任何证据予以证实。

  基于以上事实,法院认为,首先B公司承认2004年之前使用该井,虽主张已移交给C公司,但C公司予以否认,而B公司对于移交的情况未能提供任何移交的相关证据,故B公司对该井仍有维护的义务;其次,C公司在事故井中存在线缆,证明C公司的确使用该事故井,为该事故井的受益人,对该事故井有维护责任。此外,认定原告自身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应自行承担部分责任,故法院依法酌定原告应对其损失承担30%的责任,其余70%的事故责任应由B公司、C公司平均分担。

  二、司法实践中对此类案件的不同认定与应用

  从上述张某案中我们可以看出,法院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并根据该原则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分配举证责任。最终,认定因原告提供的设计图及说明不能证明事故井的产权人或管理人,故以原告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了其针对其他被告的诉讼请求。

  杨某案中,最终法院适用的是过错推定原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第十条的规定,“二人以上实施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其中一人或者数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能够确定具体侵权人的,由侵权人承担责任;不能确定具体侵权人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第九十一条二款的规定,“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认为A、B、C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因在三个公司之间无法确定具体侵权人,故判决三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韩某案中,法院适用的也是过错推定原则,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及第九十一条的规定外,还依据了该法第十四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认为B、C公司构成共同侵权,且因在二个公司之间无法准确界定具体责任大小,故判决B、C公司各承担二分之一的侵权责任。

  三、法律分析之我见

  通过以上案件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法律情况进行分析,各基层法院对于此类案件适用的法律规定及分配的举证责任均不相同,大体分为两种意见,一是适用过错原则确定侵权责任,举证方面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因此原告往往无法举证证实事故井产权人、管理人,而处于不利的诉讼地位(如张某案);二是适用“举证责任倒置”进行过错推定,即需要被合理怀疑的被告进行举证证实自己无责任,如果不能证实,则需要承担侵权责任(如杨某案、韩某案)。但是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不同法院对于各被告责任承担的方式认定也有所不同,如杨某案,法院认定各被告应承担连带责任,而韩某案,法院则认定各被告应当承担按份责任(均担责任,每个被告承担二分之一责任)。因此,此类案件在司法实践中处理方式各不相同。笔者认为,根据民事法律的公平原则,在此类案件中因各被告在事故井中的管线数量均不相同,导致各被告实际受益各不相同,故不应适用连带责任,更不应平均分担赔偿责任,而是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和实际受益情况,按照各被告在事故井中的管道数量或穿放的光缆数量(绝对的按份)来承担责任。